首页>文苑广场

母亲教我这样回答青春


2019-02-13 来源: 马脊梁矿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无意中翻出了母亲40年前的黑白照片,看着母亲还是十几岁孩童的笑脸,觉得无比新奇,便询问起那过去的事情,于是我的思想也跟着回到了过去……
  那一年,母亲还是个稚嫩的孩童,却已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重任;上学是半天制,那半天要去和老师同学上山砍柴;那个年代只能用粮票,而全家七口人却只有姥爷一个人的粮票。母亲说,那时候最香的就是那白白的大馒头,那时候最幸福的就是工人村驻扎的部队经常有些“好宝贝”扔掉,于是小伙伴们就一起去找新奇的宝贝。看!这里有糖!哇!是奶糖!好漂亮的糖纸!于是青春就是那方方的彩色糖纸。
  推开紧闭的窗口,多少平凡的人们托起梦想的伟大,尽情挥洒奋斗的汗水,四十年浇灌出幸福的鲜花。生在煤矿工人家庭的母亲多多少少在那个年代是幸运的,因为子承父业的传统在我们这小小的矿山悄然盛行着:被分配到矿山医院的母亲才二十出头,正值青春年少岁月如花,心思的细腻让没读过卫校的母亲却有着远远不输于科班出身的高超技艺。同大多数普通家庭一样,通过相亲认识了我的父亲,于是两个惺惺相惜的人便组成了新的家庭。他们辛劳工作,勤勤恳恳,日子一天好过一天,母亲说,她再也不用担心吃不饱饭了,于是青春就是那简单的饱腹感。
  永不停下追梦的脚步,再出发,是对星辰大海的回答,这一张美好蓝图你我共同描画。母亲婚后一年,我呱呱坠地。一个孩子的降临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渐渐拮据,母亲说,那个时候工资很少,甚至有时候发不出来工资,但她却舍得给我最好,买好看的衣服给我,买精致的玩具给我,还有那“奢侈”的娃哈哈给我,虽然不断的挥洒着自己汗水,但是看着茁长成长的我,感觉一切又是那样的值得,平淡中充满着幸福。青春在母亲的脸上悄然逝去,于是青春便成了不停的传承。
  青春的嘹亮歌声从海角到天涯,走向舞台中央的我们整装再出发。子承父业的传统依旧盛行,今年,我也成为了矿山的一份子,母亲却已五十岁。矿山,已经远远不是传统意义上认知的黑风狂乱,白衣惹尘。如今我在的矿山,蓝天白云,碧树星辰。同母亲进入矿山的那时一样,二十出头的我,带着母亲的梦想更带着自己的梦想前进。我从不觉得煤矿工人是低于任何岗位的,因为我们是人类发展的催化剂,是科学进步的推动器,甚至还隐隐觉得我和同为煤矿工人的兄弟姐妹是无上荣光的。
  守住不变的初心,点燃天边的朝霞。改革开放四十年了,母亲的青春过去了,一代人,标志着改革开放取得的优异成绩的一代人的青春过去了,但饱受改革开放恩惠的我们却扛起了祖国和民族的希望与未来。于是青春就是努力工作,为了小家更为了大家。
                                      (通讯员:冯倩男 责编:万唯华)